Greenfield

29 五月 2019

没有评论

Home 主页

我的六年移民路

登山有感:我的六年移民路

大自然潺潺溪水声伴随着舒缓的轻音乐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打开手机,时间锁定在2019年5月24日凌晨6点。这是我移民到新西兰的第七个年头里一个普通的早晨,但似乎又注定不那么普通。

六年前,同样是这样一个五月初秋的早晨,同样是这样被闹钟唤醒,同样是要坐船出海——攀登奥克兰的标志——朗伊托托火山(Rangitoto)。

一只澳洲银鸥孤独地站在码头边,它也在等开往朗伊托托的轮渡吗?

回到六年前

2013年5月,我们刚刚登陆新西兰不足50天。有朋自远来,不亦乐乎!然而,我和朋友一样,对新西兰一无所知。去哪里玩儿,只能靠别人写的路书。于是,一个叫“朗伊托托”的小岛,被她圈了进来。

和她一起渡海,才知道那岛上什么也没有,没有小卖部、没有补水站,甚至连老鼠也没有。我猜那里或许只有不会开花、不会接种的“毫无生机”的蕨类——那是新西兰的象征。

行走在山间的步道,我无心去看周边的风景,因为这里没有一样是我熟悉的。它们的存在只是在提醒我:“嘿,新来的”!是的,我是新来的。不仅是新来的,我还把自己弄丢了。

我的心飞回伴我成长的北京。那里是我舒适且安全的港湾。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秋天的北京人也要去爬山——娇艳芬芳的香山。

北京香山,图中白色建筑为香山饭店,由贝聿铭先生主持设计。图片来自网络。

那里有黄栌、侧柏、油松、皂荚,还有玉兰、丁香、海棠、山杏,更有喜鹊、斑鸠、翠鸟、池鹭……这些是我童年美好的记忆。甚至一只“吊死鬼儿”(学名尺蠖,一种蛾子的幼虫)也能让我“乐不思蜀”。

站在香炉峰顶,眺望不远处的北京城。我家与这个城市的故事可以从三百多年前讲起。这里的花草树木、虫鱼鸟兽、日月星辰、风云雷电、山川溪流经过一代代先人的记录和描述,在日常生活的不经意间传入我的耳廓,进入我的脑海,融入我的血液。

香山,距离北京最近的大自然,是北京人认识自己最好的地方。

再登朗伊托托

时光荏苒,六年过去了。

今早的奥克兰码头热闹非凡。从邀请我参加这次登岛活动的新西兰环保部(DOC)那里得知:本次活动由奥克兰体育、绿色处方和活跃亚裔联合主办,并得到 Fullers360 轮船公司的大力支持。今天来了150余人!

与六年前身边只有一位好友不同,今天的我穿梭在人群中与众人寒暄问好:组织方的老朋友、森林学校的家长、“户外领导力”课程的学员,更有经人介绍的新朋友。

这些年因为创办森林学校的缘故,我对新西兰的大自然不再陌生,也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大家的鼓动下,我又开始侃侃而谈:

  • 朗伊托托是最年轻的火山,600多年前从海底升起。那个时候,我们中国人在做什么呢?或许正在忙着写昆曲的剧本。
  • 毛利传说火神的孩子在背后说老爸的坏话。火神就去找掌管地震的神要他帮忙惩罚这个逆子。于是,这不孝子和他老婆居住的地方塌陷了,形成了今天北岸的普普奇湖(Lake Pupuke)。而对面的大海里升出了朗伊托托岛。
  • 虽然这里的土壤贫瘠又严重缺水,但是神奇的大自然在这里顽强地生长。Pohutukawa(新西兰的圣诞树)在这里生根发芽,保护着新西兰原生的小鸟们也在这里繁衍生息。
  • ……

一路上,鞍背鸦(Saddleback)为行路人鼓舞士气,“提气提气”叫个不停;远处的新西兰铃鸟(Bellbird)发出铜铃般的叫声,为鞍背鸦的加油呐喊增加丰富的音调;树上的吸蜜鸟 Tui 则混在其间,生怕人们忘记它的存在。即便是孢子繁殖的蕨类也用象征新生命的 Koru 向大家问安。新西兰的森林焕发出令我着迷的生机。

仔细想想,这六年的移民路,我是如何走下来,找回我自己的呢?我只能说:

谢谢你,大自然!

是美丽的新西兰带我重归大自然;与她的亲密接触,让我不由得不去敬畏大自然;进而,爱上这片土地,并发自内心地想去保护大自然。这帮助我在新的国家,找到自己新的位置——创办一所森林学校,带着孩子们去体验大自然。在那里,释放自我、认知自我、实现自我。

今天的我,仿佛又站在了香炉峰顶,回到我舒适且安全的港湾。

尾声

回到家中,仅在野外生活的新西兰特有种林鸽 Kereru 又来小院做客。小女儿兴奋得爬到飘窗上,又蹦又跳。这个出生在奥克兰的中国小姑娘,已经爱上这里的花草树木、虫鱼鸟兽、日月星辰、风云雷电、山川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