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Project|她们用72小时46分钟干了什么?

三位十二三岁的华人小姑娘,在圣诞假期,放弃她们钟爱的运动、冲浪和大自然,把自己锁在车库72小时46分钟。她们能干些什么呢?

2020年3月4日,奥克兰市议会可持续学校教育顾问凯特·杰西女士为大家揭开了谜底。她们利用圣诞假期,设计并绘制了霍威克(Howick)*地区议会无害兽2050项目拖车的装饰壁画。霍威克议会希望该地区成为新西兰第一个无害兽的大都会区。

孩子们在制作壁画

这是绿野·森林学校成立以来第一个正式的 YES! Project 公益项目孩子们从这样的课外活动中可以学到什么呢让我们听听她们在演讲中说了什么!

参会的两位小艺术家,在会场外的壁画前留影

Anne 在介绍她失败的设计稿

Sophia 在回答听众提问

两位小艺术家

无害兽 2050 壁画项目

我们的团队

目标

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希望提升我们社区中每一个人的关于害兽的意识。害兽对人类的生活有很多方面的影响,特别是对我们的原生物种。它们偷走原生物种的蛋,并把它作为它们的食物来源的一部分。老鼠是杂食动物,它们杀害本地鸟类和植物。它们与我们的本地鸟类抢夺食物,阻止秧苗的成长(因为它们以种子为食)。

袋貂搜寻植物和花卉并造成花卉和果实的减产,它们也与我们的本地鸟类抢夺食物。这样,新西兰本地物种的食物减少,成功繁殖下一代的机率也随之减少。
当我们听到这个壁画项目时,我们都很激动。在学校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为奥克兰无害兽 2050 项目做点儿什么,因为这非常重要。​但以前我们不知道从何入手。这个项目允许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为我们的社会做出贡献

困难与错误

设计阶段:设计我们的壁画花费了很长时间。我一开始的时候,在各种创意间挣扎。我绘制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草稿,每天晚上我在床上想到的都是我们本地的植物和动物。视觉艺术是个大课题,但我只能了解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我曾经画过一些博物画,它们也只是集中在一两个物种上,需要展示很多细节。直到最近我开始接触水彩画,它并不需要很多细节。而壁画需要大的色块和少的细节以便抓住人们的眼球。对我而言,很难,因为我从未接触过。我开始关注形状和颜色分层。我知道,如果我用彩铅,我会停不下来去描绘细节,但是水彩和壁画需要很长时间去晾干。我意识到我堂姐在离开新西兰前往澳洲读书时给我留下一套马克笔,于是我想用它打草稿或许是个好主意。我不熟悉如何使用马克笔,以前只用过一两次。马克笔很难控制,况且它们有些已经没墨水了。很多设计没有表现出来,因此我们在绘制壁画的过程中在不断修正。

绘制阶段:实话说,我们面对的第一个挑战是如何打开油漆罐。我们企图用我们的指甲,之后利用搅拌棒和画笔。最终我们意识到还有一种叫“一字杆锥”的工具,它帮我们打开了所有的罐子。当我们开始画第一幅壁画时,我们画了一只前景的鸟,我们完全忘记了背景。当我们画背景时才意识到:要想不破坏画好的鸟,该有多么的困难。幸运的是我们只犯了一个这样的错误并及时修正了。我们一开始把壁画板立在墙上画,但这样很难保持我们的手不发抖。当我们画新西兰鸠(kereru,林鸽)的肚子时,颜料太稀,流到周边的树叶上,就像胖鸽子融化掉了。当我们调色时,发现调油漆和调我们习惯的颜料完全不同。这意味着我们要不停上几层颜色,直到我们满意的效果出现。

当我画第二块板时,我发现我没有选对正确的蓝色,所有的蓝色都太浅了或者看上去有点儿发绿。于是,我们干了一半不得不出去采购。当我们开始第三幅壁画时,我们三个人挤在一起,因为这是块小板子。我们花费了比计划长很多的时间才能完成,因为我们挤在一起很快就热了。热了就需要休息。Belinda 喜欢画小板上的簇胸吸蜜鸟(tui)还在它的嘴巴加了点儿毛儿,但这个设计我和 Sophia 都无法完成。在所有的壁画中,我认为给三家机构画标志是最难的。不像鸟呀,树呀的,标志必须要准确。绿野·森林学校的校徽耗费了我们大把的时光,太多的细节了。当时我的手不停在抖,事后只能用白漆涂抹后重画。写下议会的邮箱也耗时不少,因为我的手写体与打印体差得太多。在画 Predator Free NZ 标志时我又走了弯路,黑色还没干透,我就开始用白色了。

收获

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从这个项目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东西与我们以前知道的不同。这个项目让我们体验了不同的方法和艺术风格。从这个项目中我们彼此学习并尝试我们从来不用的材料。我也学会了新的技巧。我们能够用我们的创造力,利用我们家里的常见工具来解决项目中遇到的问题创作更好的艺术作品。用棉花球勾边,用海绵创作质感,我们学会用现有的材料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作为团队的召集人,这个项目加强了我的领导力技巧。每件事都需要规划好,并按时完成。在这个项目中,我的领导力和时间管理能力得到迅速的提升。我知道要想成为领导就要付出更多

我们耗费72小时46分钟完成了这个项目

参加本次仪式的还包括来自以下学校的环境兴趣小组师生:Sunnyhills、Cockle Bay、BBP、Owairoa 、Point View、Elm Park、MHP、Farm Cove、BBI、Sommerville 、Botany Downs(BDSC)、Howick College、Macleans 以及 Saint Kentigern College。启动仪式后,孩子和环境教育者们进行了饶有趣味的互动。

图片由霍威克区议会无害兽2050项目专员洛蕾尔·斯特拉纳汉提供

脚注

* Howick 旧译“豪域”,得名于 Viscount Howick,第三代格雷伯爵亨利·乔治·格雷。他当时正在担任英国国会秘书,并负责皇家新西兰志愿军(Royal New Zealand Fencible Corp.)的派遣工作。作为第二代格雷伯爵的爵位继承人,他当时的爵位是诺森伯兰郡霍威克子爵。因此,志愿军的兵营驻地以他的名字来命名。霍威克地处奥克兰东区,是历史和文化重镇,建有奥克兰最古老的教堂。这个地区的很多街道都是以当时驻军的将领而得名。

 以下图片和内容基于当日演讲所用未公开手卡翻译而来。